您好!欢迎来到海峡佛教网~
新浪官方微博
|
官方微信订阅号
登录
|
注册

【朝圣动态】:第四站 参学那烂陀大学及遗址撷影(唐玄奘大师取经处)

  • 来源:资国寺
  • 时间:2019-04-17
  • 点击:

       那烂陀,梵名Na^landa^ 。又作那兰陀寺、阿兰陀寺。意译施无厌寺。古代中印度佛教最高学府和学术中心,在古摩揭陀国王舍城附近,今印度比哈尔邦中部都会巴特那东南90公里。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学府之一,曾以传播佛教文化思想而著称,也是中国唐朝高僧玄奘大师取经之地,据了解,那烂陀(Nalanda)地名的由来,其中的一个说法是,在古代梵文里Nalan意思是“莲花”,da意思是“给予”,而莲花在印度是知识的象征,因此那烂陀的意思就是“知识的给予者” 而梵语“那烂陀” Na^landa^三字意谓“施无畏”或“无畏施”。

     历史沿革

     在公元5世纪时,印度笈多王朝的鸠摩罗笈多王护持佛法不遗余力,为了佛法的传承在那烂陀创建了一所佛教大学,那烂陀寺(Nālandā Vihāra ),传说此地原本是庵没罗园,后来五百商人捐金钱买下献佛,佛在此说法三月。后来摩揭陀国王铄迦罗阿迭多在此兴建佛寺,子佛陀鞠多王在寺南扩建,此后呾他揭多鞠多王在东面建寺,幼日王在东北建寺,金刚王在此西建寺,中印度王在此北建寺,帝日王此东建大寺,中供佛像。经过历代君王的营建,那烂陀寺宏伟壮观。

     1400年前,唐代高僧玄奘大师“西天取经”时曾在印度比哈尔邦那烂陀寺攻读佛学。

       西元八世纪初,笈多王朝没落,印度教勃兴,那烂陀寺亦顿告衰微。

       十二世纪时(1193年)突厥人巴克赫提亚尔·卡尔积(BakhtiyarKhalji)带兵侵占那烂陀寺,寺院和图书馆遭受严重破坏,大批那烂陀僧侣逃往西藏避难,从此那烂陀寺失去昔日的光辉,并渐渐被遗忘,变成废墟。

       十九世纪(1861年),英国考古学家亚历山大 · 康宁汉考古发现一片佛教遗址,出土许多精美佛教石雕、铜像、铜盘和印章等,经与《大唐西域记》核对,证明是那烂陀寺旧址。此后遗迹被陆续挖掘,已发掘出8座大型寺院,4座中型寺院和一小型寺院。8大寺按南北方向一字排列,大门朝西。大寺每边9僧室,恰如义净所述,中寺每边7僧室,小寺院每边5僧室。

      2006年12月9日,《纽约时报》详细报道耗资10亿美元在遗迹附近重建那烂陀寺。

      2014年9月1日,在遭突厥大军破坏荒废800多年后,唐代高僧玄奘大师的“母校”那烂陀大学重新开学,首批15名学生进入这所古老学府深造。因重建校园工程明年才动工,复课初期仅两个学院、11名教师。

      玄奘大师在《大唐西域记》中记载,当他来到那烂陀寺时,这里“伽蓝(指僧众居住的庭院)五十余所,僧徒万有余人”。比玄奘大师晚40年来到那烂陀寺求学的另一位“唐僧”义净法师,在《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》中则记述,那烂陀寺宛如一座方城,四周围匝长廊。寺高三层,高三到四丈,每层高一丈多,用砖制造。横梁用木板搭造,用砖平铺为房顶。每一寺的四边各有9间僧房,房呈四方形,宽约一丈多。僧房前方安有高门,开有窗洞,但不得安帘幕,以便互相瞻望,不容片刻隐私。僧房后壁乃是寺的外围墙,有窗通外。围墙高三四丈,上面排列人身大小的塑像,雕刻精细,美轮美奂。

      寺的房顶、房檐、和院落地面,都要用特制的材料覆盖,这种覆盖料是用核桃大小的碎砖和以黏土制成,覆盖辗平后,再用浸泡多日的石灰杂以麻筋麻滓烂皮涂上,盖上青草三五天,在完全干透之前,用滑石磨光,然后先涂上一道赤土汁,最后再涂上油漆,光亮如明镜一般。经过如此处理的寺院地面,坚实耐用,经得起人们践踏二三十年而不坏。

     该寺出土了多件精美的佛教石雕,有些石雕只有拳头大小,上面雕刻的佛教故事却异常细腻精美。此外还出土了铜像、铜盘和印章等,其中有一枚刻有“室利那烂陀摩诃毗诃罗僧伽之印”。大部分出土文物都展览在那烂陀寺对面的博物馆里。

      2000年以来那烂陀寺的发掘面积已经超过了15万平方米。那烂陀寺分为僧院区和教学区。僧院区由大致相近的院落组成,共有12座。每个院落的四周排列着狭窄局促的僧房,院子内有石桌、水井和厨房,每个院落都有走廊通向外面。教学区有寺庙和佛塔。佛子主要在寺庙里学习佛经。周围散布着许多佛塔,其中真身舍利佛塔最富气势,这座塔分三层,外观雕有精美的图案,角楼的壁龛中雕刻着佛陀在菩提伽耶、王舍城和鹿野苑弘法的故事。虽然已经发掘的部分不足那烂陀原规模的十分之一,但场面仍然十分震撼。厚厚的石墙和高大的禅房都显示出那烂陀特有的气魄。

       寺中有三座图书馆,最大的一座图书馆有9层楼高。每天,那烂陀寺有100多个讲坛同时开讲,学术氛围十分浓厚。由此可以想见那烂陀何以令玄奘大师心心念念向往之。

       玄奘大师来到那烂陀寺,受到了热烈的欢迎。当时已经逾百高龄的“校长”戒贤法师收他为亲传弟子,亲自教授他《瑜伽论》。玄奘大师勤学好问,每天认真研读经书,“外语”也很优秀,梵文说得比当地人还好。在那烂陀寺,玄奘大师和多名学者切磋辩论。据《慈恩传》记载,当时寺内能讲二十部经书的有一千人,三十部的五百人,五十部的只有十人,其中包括玄奘大师。玄奘大师的水平,在当时的那烂陀寺几千名资深学者之中,位列前十名。因为成绩优异,玄奘大师还获得了“留校任教”的资格,升任那烂陀寺副主讲;那烂陀寺还给他配备了“专车”,出门可以享受乘坐大象的待遇。除了玄奘大师,还有其他外国人来到那烂陀寺求学。

       昔日辉煌

       据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三所载,该寺为七世纪时印度第一大寺,全寺分八大院,三大图书馆,藏书高达900万卷,教师1500余人,僧徒常达万人,修学大乘及小乘十八部、吠陀、因明、声明、医方、术数等。盖本寺初为唯识学派之中心,其后演变为密教之一大中心。

       那烂陀对于大乘佛法的重要性是无法估量的。印度大乘佛教的祖师都和这座寺院有或多或少的联系,看看我们列出以下的长长的名单:龙树、提婆、马鸣、无著、世亲、清辨、佛护、安慧、陈那、法称、护法、戒贤、玄奘、月称、月官、寂天、义净、善无畏、金刚智、寂护、莲花生、那洛巴……。

      大乘有宗著名之论师,如护法、德慧、护月、坚慧、光友、胜友、智月、戒贤、智光等人都曾先后在此讲学,或担任本寺住持。鼎盛时期的那烂陀寺历代学者辈出,最盛时有万余僧人学者聚集于此。

      玄奘在此从戒贤法师学习多年,听讲《瑜伽论》、《顺正理》、《显扬》、《对法》、《因明》、《声明》、《集量》等经书,义净法师在此从宝师子学习十年,翻译《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》三卷,《一百五十赞佛颂》一卷;此外来此学佛的唐僧还有慧业、灵运、玄照、道希、道生、大乘灯、道琳、智弘、无行等法师。又当时由印度来华之波罗颇迦罗蜜多罗、地婆诃罗、善无畏、金刚智、般剌若等诸师亦曾修学于本寺。

       那烂陀寺每天都有一百多个讲坛,学习课程包括大乘佛典、天文学、数学、医药等。

       八世纪时那烂陀寺成为金刚乘的学术中心,也是重要道场。

      那烂陀寺有三大图书馆,名为宝海、宝增、宝色。藏书达900万卷。十二世纪末,伊斯兰王朝统治印度时,将寺内藏书焚烧,大火烧了6个月才息灭,可以见得寺院当时是何等辉煌。

       遗址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佛殿(Temple),通常不大,有一个缓缓的上坡通向殿门,是礼佛等宗教活动的地方;一类是僧舍(Monastery),通常为四面平均分布房间,中间为广场的方形建筑,是日常起居和禅修的地方。

     玄奘大师,西行求法17年中,曾在那烂陀大学进行了四年的修学及二年的教学。结束参学后所携回中国的经卷,为当时的唐朝注入一股正法兴教的蓬勃活力。更为日后大乘佛法的传布,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         ▲玄奘大师曾经住过的僧舍

     ▲玄奘大师房间内的禅修洞

        遗址中最为壮观的建筑是舍利弗大塔,因为那烂陀寺所在地即是舍利弗的出生地(也是涅槃地),纪念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的大塔也顺理成章的成为那烂陀的象征。

▲部分遗址

       那烂陀大学兴盛于五世纪笈多王朝时期,差不多已成一般学者的共识;而那烂陀寺的初建年代,却有不同的说法。从现在那烂陀寺发掘的情况看来,尚未找到五世纪以前的实物;发掘出的遗址,也与玄奘所述不相一致。由于遗址没有全部发掘出来,人们还无法窥见那烂陀寺的真“面貌”。

       尼赫鲁说:“当我看到发掘出的那烂陀遗址时,被它广廓的规模、宏伟的设计惊呆了!发掘出来的不过是一部分,其余的仍在村庄土地下面;但这一部分,全由庄严的石头建筑物围起的巨院组成。”(译自《发现印度》第174页)。

       瞿室也说:“在巴拉冈村和白干普儿村之间,再往北,是一片广阔的丘岗地带,很明显,它是古代建筑群的废墟。那烂陀寺北面的边界线,或许就延伸到这里。看到这一景象,我们不禁遐想:往昔光荣的那烂陀,是何等宏大辉煌!在这片开阔的土地周围,还有一行水池,其中一些水池至今仍充满水。”(译自《那烂陀指南》第20页)

参 学 玄 奘 大 师 纪 念 馆

贤志大和尚率朝圣团员参学并讲解玄奘大师传

1957年,中国政府捐款30万元人民币在那烂陀寺附近建造一座中国式的玄奘纪念堂